番茄社区主播怎么赚钱的

Categories: 未分类 // Tags: .

8月 19, 2020 // By:admin // No Comment

番茄社区主播怎么赚钱的明韫玉眸光微闪,答:“听说燕枭已经攻打吴国了,机不可失,我们得趁早做好准备才是。”

“什么?!”山悠吓了一跳,问:“真的攻打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明韫玉解释:“飞鸽传书递来的消息,说是这个月初燕枭带着几只飞兽,开始围攻吴国接壤地区,已经连续占下三座城池。”

山悠愣住了。

虽然一直听说燕国要南下攻打吴国,不过一直没真正开打。

此时真真切切打了,她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不知道普陀山周围会不会受影响?老腊叔他们还有没有开客栈?”

那边毕竟是她长大的地方,有她熟悉的朋友和村民,感情深厚,她不得不担心。

明韫玉轻拍她的肩膀,柔声哄:“别怕,普陀山在中南地区,离边境甚远,暂时不会有事的。而且,那边地方偏僻,燕军一般只攻占大都城,不会杀到乡下小地方去。”

“嗯。”山悠深吸一口气,脸色仍是不怎么好。

想了想,她问:“阿玉,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明韫玉从没想瞒她什么,答:“山郡王这边只有几千人马,力量太单薄。肃国仍保存一支军队,是当年御林军改装的精锐部队,大概三万人左右。我打算先将这两支队伍汇合一起,然后趁燕军攻打吴国顾此失彼,迅速复国。”

蓝色少女

山悠闻言皱眉,抓了一下脑袋。

“我觉得……这样的安排不怎么妥当。”

“哦?”明韫玉有些意外,忍不住问:“你又是怎么想的?”

山悠讪笑几声,道:“我只是说一说我自己的看法。具体如何,你还是得跟山郡王商量仔细。”

明韫玉微微一笑,温声:“你我之间,不必有任何顾虑,尽管说便是。”

山悠略一思索,解释:“其实,三国鼎立这么多年,燕国比较强盛一些,吴国和肃国实力差不多。燕国打败肃国,用了整整两年多,可见燕国即便拥有飞兽,也占不了那么多的优势。”

“嗯。”明韫玉脸色微沉,低声:“当年父王受了伤,年纪也偏大,我则是因为身中血咒。皇室没有号召力,军中没士气,所以才会一败涂地。”

山悠却摇了摇头,答:“这只是一部分原因,更重要的原因是肃国的国力不会差燕国太多。燕国如今打吴国,肯定也会拉锯很久。”

“应该是。”明韫玉答:“吴王亲自带兵抵抗,就连吴国太子也一道前去了。燕军汹汹南下,打了一个来月,才攻下三个边境小城池。”

山悠连忙又道:“所以,我觉得你如果趁机复国,极可能会让燕军卷土重来。”

燕国费了好些年,才彻底攻占了肃国上下。

换句话说,肃国现在是燕枭的囊中之物,他是绝不可能放弃。

吴国暂时拿不下,那倘若他发现肃国国内有异变,极可能会立刻放弃吴国,将肃国里头的星星之火,以狠绝之势,扑灭得干干净净。

“你目前只有三万多兵马,可燕军却有八十多万,悬殊太多了。”

第两千二百五十一章 衰帝(五十八)

明韫玉腾地瞪大眼睛,宛如醍醐灌顶,缓缓点头。

“阿悠,你说得很在理。我一味以为这是一个复国的好时机,可却没好好把控整体局势和燕枭的心思。”

山悠不好意思笑了,道:“我啊,就是胡乱说说,并没什么大道理。”

“不。”明韫玉赞许道:“你分析得很有道理。”

他似乎想起什么,转而笑了。

“你看的那些书,很多都是治国国策之道,我起初以为你只是好奇看看,并没料想你竟有如此宏远志向!”

她跟自己抱怨过,说书馆中能买到的书实在太少了,大部分都是读书人应考的国策战术论,有趣的故事书稀少得很。

没办法,她也只能买这类书看看,不然闲得慌。

可不曾想,她也是多年磨一刀。如今有机会表现,立刻锋芒毕露。

山悠罢了罢手,低声:“赞我的话,你就别说了。就当我是给你提个醒吧。”

明韫玉却将她当成小智囊看待了,忍不住问:“那你有什么建议吗?你觉得接下来我们得如何安排?”

山悠大眼睛一溜,答:“可以悄悄将这两支队伍汇合,但要稍安勿躁,暂时躲起来,隐藏实力。然后选择合适的时机再复国,最好是等到燕国和吴国打得精疲力尽的时候,你再寻机会下手。”

“嗯。”明韫玉附和点头:“另外,我也该趁这个机会壮大复国队伍。此趟你我绕了大半个肃国,看到被燕国践踏的无辜可怜百姓,深深体会成了亡国奴的悲凉。百姓们都是不愿当亡国奴的。”

“不错!”山悠激动起来,解释:“谁愿当亡国奴啊!即便我可能不是吴国人,我也愿吴国沦陷!”

明韫玉眸光深沉,道:“顺民意者昌,逆民意者亡。我要先利用我的身份,利用皇室的号召力,召集肃国百姓团结一致复国。”

“很好!”山悠鼓励道:“我支持你!等队伍壮大了,有了自己的力量,才有底气跟燕国斗!”

明韫玉很是高兴,拉住她的手。

“那我们先去北方,等开春了再寻办法跟云大将军汇合。”

“等等。”山悠问:“你可曾跟云大将军通过信?”

“通过两次。”明韫玉解释:“他说一切听从我的吩咐行事。不过……他可能跟山郡王不常联系。从山郡王的只字片语中,我觉得他们可能政见不一。”

山悠皱眉道: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劝你暂时别把人家带过去。一来太招人耳目,免得引得燕国人马怀疑。二来,则是以防内部出现矛盾。”

明韫玉附和点头,道:“那我先去会一会云大将军,听听他的说辞,再做打算。”

“嗯。”山悠问:“什么时候去?”

明韫玉道:“事不宜迟,还是明日便出发。”

山悠眉头蹙起,低声:“现在是冬季,北方正在下大雪呢!道路积雪严重,路途又远!”

他轻笑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有你帮忙,再大的积雪也不怕。”

山悠惊讶挑眉,问:“我?你不会是想让翱载你我同去吧?”

“当然!”韫玉宠溺点了她的俏鼻一下,笑道:“翱和翔现在都靠你吃饱,我以后也都靠你了。”

第两千二百五十二章 衰帝(五十九)

第二天一早,山悠骑着翱,载着明韫玉一道北上了。

翔很失望,“嗷嗷!”叫着,要不是山月儿和山郡王一道拦着,它肯定飞前跟去了。

山月儿整张脸肿得跟猪头一般,狠狠瞪了瞪山悠消失的方向。

“狐狸精!”

山郡王安抚好翔,踢了一个大火焰果过来,没好气瞪着女儿,沉声骂:“你是嫌你的脸还不够肿吗?还是嫌弃你的命太短?”

“爹!”山月儿直觉自己委屈极了,眼泪汪汪,一下子哭了。

“人家都已经这样子……你怎么还骂我!呜呜……翱和翔现在都跟那狐狸精好,不要我了!太子殿下也只要他……呜呜!”

山郡王冷冷瞪她一眼,拂袖走远了。

山月儿吓得收住了眼泪。

平常她只要一哭,爹爹就会心疼哄她。怎么今天他理都不理自己?

她奔了上前,抱住山郡王的胳膊。

“爹……你为什么都不理孩儿了?你一向都是最疼孩儿的!”

山郡王看着她肿得不成样子的脸,加上眼泪更是狼狈不堪,再也硬不起心肠了。

“唉!月儿,你为什么就不听为父的劝?不管那山悠是什么精,他都不可能成为太子殿下的王后。”

山月儿不满咕哝:“可他还抢了我的‘翱’和‘翔’!”

“不许胡说!”山郡王睨她一眼,低声呵斥:“这话以后万万不能在太子殿下面前讲!喷火龙都是皇室之物,不是任何人的!”

他长长叹气,粗声:“都怪我把你给宠坏了!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明白什么话该讲,什么话不该讲!”

山月儿缩了缩脑袋,嘀咕:“爹……翱和翔本来就是我帮着养大的。另外,太子殿下都还得依仗你帮忙,你大可不必这样小心翼翼顾虑着。”

要不是爹将喷火龙带来西南方,皇室哪能还有什么灵兽!

太子殿下说白了,也只是身份尊贵罢了,可他现在没有一兵一卒,如果没有爹的帮忙,他根本什么事都做不了!

山郡王冷冷瞪她,道:“蠢!他是太子殿下,只要他把自己的名号一说,肃国必定还有无数百姓拥护他。另外,云大将军带领的那三万人马,以前都是御林军。他们只听从圣旨行事,而玉玺就在太子殿下的手中。”

他再度长长叹气,扶住额头。

“我山聪怎么就养出你一个这么愚昧丫头……”

山月儿吞了吞口水,不敢再胡乱说话了。

“爹,孩儿错了。爹,那您说孩儿接下来得怎么办?”

毕竟是自己的女儿,自己的骨肉,哪有不疼不为她着想的道理。

山郡王睨她一眼,压低嗓音:“待太子殿下回来,需想多一些心思讨他欢心。他年纪虽轻,却武功深厚,饱读诗书,聪颖过人。有他的带领,他日必定复国有望。”

“好!”山月儿连忙点头。

山郡王又道:“凭我们山家的地位,凭你的容貌,只要你讨得了他的欢心,你肯定能很顺利当上王后。记住,无论那山悠是人还是精怪,他就一个男宠,根本无法堂堂正正站在殿下的身边。”

山月儿咬了咬牙,低声:“孩儿都记住了。”

第两千二百五十三章 衰帝(六十)

因为有翱的帮忙,山悠和明韫玉很快到了北方。

寒风如冰,不停呼啸狂刮!

本来就冷得很,再加上翱的疾驰带来的冷风,让坐在前方的山悠冷得直打哆嗦!

尽管身上包得圆滚滚的,能穿上的任何衣物,都已经通通裹了上来,可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!

身后的明韫玉连忙将披风拉开,将她整个人都罩在怀里,包得紧紧的。

山悠直觉身上暖了一些,舒服窝在他的怀里,感觉两人几乎黏在了一起,他的大手扣住她腰,动作亲昵暧昧,她禁不住尴尬起来,小脸微微红了。

韫玉瞥她一眼,心疼低声:“瞧你,鼻子和脸都冻红了。”

额?!

山悠不敢说出实话,转开话题道:“翱它似乎一点儿也不冷。”

明韫玉俯下,将下巴靠在她的肩上。

“它已经成年,身上蕴含大量的热量,即便是天寒地冻,它也照样不冷。”

山悠好奇问:“那夏天呢?”

明韫玉道:“夏天偶尔它得喷火来缓解体内的热量,不然则待在水中。水能降温,这样它才不会太难受。”

“哦……”山悠认真记下了,笑道:“你有空就讲多点给我听。我得了解翱多点,以后才能照顾好它。”

“好。”明韫玉应下,低声:“等这趟回去,我让山郡王亲自带一带你。”

山郡王性子沉稳,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懂得拿捏分寸。

他和阿悠亲密不已,两人甚至同居一室,山郡王肯定也能猜出点儿什么来。

——这样再好不过。

他猜得出来,就不敢对阿悠不利。

山悠想起山月儿那猪头一般的脸,忍不住问:“对了,他女儿是不是……中毒啊?我看她的脸又紫又肿,好难看哦!”

明韫玉脸色微沉,道:“估计是。太难看,便不要看,免得影响食欲。”

他不打算告诉阿悠实话,免得她伤感别人将她当成妖怪看。

“我们到北方住一阵子,商量好对策后,便回去一趟。等山郡王讲一些驯兽的技巧给你听,随后便离开。”

那边风言风语太多,他一点儿也不想她待久。

山悠没想那么多,点点头。

“你做主就好!”

因为天气太冷,她没让翱飞太快,两人那天晚上找了一个山洞过夜,隔天一早继续飞,中午便到了西北边境。

喷火龙太显眼了,很快被巡逻的士兵瞧见。

不一会儿,云大将军便接到消息,策马冲了出来。

明韫玉翻身跳下,徐徐飘落下来。

云大将军惊讶瞪眼,转而惊喜笑开了,连忙跳下马,半跪下地。

“末将拜见太子殿下!”

明韫玉微微一笑,道:“大将军不必多礼。”

随后,他将山悠介绍给云大将军认识。

云将军见她骑着喷火龙,又听说她姓“山”,以为她是山郡王的儿子,不咸不淡应付几句,不怎么搭理。

山悠没深想,以为彼此不熟悉,热络不来,抱了抱拳,便带着喷火龙去找东西吃。

军营里的士兵都是第一次看到喷火龙,惊奇得不得了,先后围拢靠近。

第两千二百五十四章 衰帝(六十一)

军营里的士兵都是第一次见喷火龙,好奇得不得了,先后围拢靠近。

翱脾性傲娇,对不熟悉的人都不爱搭理,见他们越来越凑近,大鼻孔用力哼了一下。

士兵们吓了一跳,慌忙躲了开去。

山悠连忙轻抚它的大脑袋,扭头笑道:“它很乖,不会随便伤人的。”

众士兵先后笑了,赞道:“公子好胆识!不仅不怕高,还能驯服这么凶悍的大家伙!”

山悠为人爽快,从不遮遮掩掩。

“我第一次看到它,也挺怕的!后来甚至抱着它的脖子一阵捶打,把这家伙给气得差点儿摔死我!哈哈!”

众士兵听罢,又惊讶又佩服。

“你还敢打它?!厉害了!要是我,早就吓尿了!”

“哈哈哈!”

她绕去翱的后背,解开一个大袋子,抱了两个大火焰果出来,亲手喂翱吃。

翱高兴极了,大嘴巴大口大口吃着。

众士兵看着翱那血盆大口,传闻喷火龙随口一喷,附近好大一片地方便都会着火,一个个心惊胆战。

见山悠动手喂翱,丝毫不怕被大嘴巴咬伤,内心对山悠更是钦佩不已。

山悠外貌出众,性格开朗豪爽,很快便跟士兵们打成一片。

三刻钟后,一个士兵奔了过来,抱拳道:“阁下是山公子吧?太子殿下被积雪砸伤了,请你过去帮忙。”

山悠立刻站出来,捞过大包袱,淡定问:“他在哪儿?”

韫玉三天两头受伤,她早已免疫了。

士兵领着她往一个大帐篷走,翱连忙跟在她身后,大脚丫一迈一迈,地动山摇般跟着。

那士兵脸色苍白,干脆跑了起来。

“公子!就在那边!”

山悠无奈,只好命令翱坐下,转身快步走进帐篷。

韫玉的脑门红肿一片,坐在一个火炉前,跟云大将军谈着话。

她进来后,云大将军停下讲话,淡声:“山公子,殿下被积雪砸伤了,本将原想找军医过来,不过殿下坚持让你来敷伤。”

山悠咧嘴一笑,礼貌答:“我随身带着药,给他擦抹一番,过两天就会好的。”

明韫玉眸光温柔微笑,乖乖坐着,任她摆布。

云大将军见她动作熟练,敷伤有条不紊,忍不住问:“山公子,莫非你还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大夫?”

山悠摇头,笑答:“我就一个山野小子,什么医术都不懂。认识韫玉几年,他时不时受伤,我常给他疗伤,慢慢也懂了一些皮毛。”

“你不是山郡王山远的公子吗?”云大将军疑惑问。

“不是。”明韫玉解释:“阿悠是我的救命恩人,现在是我的……我的……”

山悠撇过脸,捅了他一下。

“好兄弟啊!干嘛,怎么说半天也说不出口。”

明韫玉俊脸尴尬红了,暗自觉得应该找一个机会,给阿悠配一个新的身份才是。

云大将军惊讶问:“山公子不是山家人,却为何能御兽?”

山悠将跟翱认识的过程粗略讲了一番,解释:“韫玉说他要北上,路途遥远,风雪挡路,我便让翱载我们过来。”

云大将军听罢,对山悠立刻改观了,赞赏不已。

第两千二百五十五章 衰帝(六十二)

驰骋沙场的人,性子多半都直爽,云大将军也不例外。

他踏步上前,解释:“云某刚才误会了……悠公子英雄出少年,能驯服巨兽对你唯命是从,勇气可嘉啊!”

山悠谦逊跟他聊了起来。

明韫玉将之前山悠的观念讲给云大将军听,并道:“我觉得甚有道理。所以,此趟我要跟云大将军商量暂时取消之前的决定,当前该隐藏储备力量为主。”

云大将军哈哈大笑,道:“太好了!不瞒殿下,末将跟悠公子的观点不谋而合!”

山悠和明韫玉对视一笑,松了一大口气。

这是他们此行的目的,难得能这么快就达成一致!

云大将军解释:“当初明王将御林军托付在末将手中,为的便是保存一点儿实力,日后跟山郡王那边呼应起来,为肃国百姓尽量排忧解难。可惜现在跟燕军仍差距甚大,实在不能冒冒然行动。”

“不错。”明韫玉歉意微笑:“之前我总觉得燕枭带兵南下攻打吴国,将会是我们复国一个好契机,故而冲动想趁势而起。”

“是一个好契机!”山悠道:“但目前还不是最好的。我们且耐心等等吧。”

“是!悠公子所言甚是!”云大将军轻抚胡须,对山悠赞不绝口。

他亲自斟了一大碗酒递给山悠,笑呵呵道:“云某今日能托太子殿下的恩泽,认识悠公子这么一位少年英雄,真是人生又一痛快事!来!干了!”

山悠家里是卖酒菜的客栈,自然也会喝酒。

不过,她都是喝几小杯,从没喝过这么大的一碗!

见人家云大将军一口闷,她实在不好意思驳了他的面子,端起碗,也一口闷了。

云大将军豪迈不已,拉着她说什么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的话,又给她倒了好几碗。

山悠推辞一番,还拉了明韫玉帮忙说情,仍是被灌了三大碗。

于是,她醉晕晕倒在韫玉的身上,沉沉睡了。

明韫玉知晓她懂喝酒,本以为她酒量不错,可没想到三碗下去便醉得不省人事,心里难掩自责和心疼。

云大将军哈哈大笑,命令:“来人!送悠公子下去休息,派两个人好生侍候着!”

“是!”一旁的士兵拱手,走过来要抱山悠——

明韫玉俊脸微沉,长臂一揽,身子一侧,将山悠搂抱在身前,一副“所有物不得侵占”的架势。

“不必,退下。”

士兵连忙应是,退了下去。

云大将军笑道:“太子殿下酒量甚好!此宴是为你和悠公子洗尘的,末将再和殿下再喝个十大碗!”

明韫玉搂着山悠,淡淡微笑点头。

两刻钟后,云大将军醉眼迷离,将碗搁下,往后一倒,醉瘫了!

明韫玉优雅轻笑:“酒量浅薄,日后再跟大将军对饮。”

接着他吩咐士兵照料好将军,轻松抱起山悠,信步轻迈走出大帐篷。

守在一旁的士兵们惊诧不已——想不到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太子殿下,竟能将酒量最好的云大将军给喝倒了!

不愧是太子殿下,厉害了!

第两千二百五十六章 衰帝(六十三)

其实,明韫玉也是略有醉意。

他出身宫廷,又是男子,酒量自然不差。

不过,为了身子着想,他极少喝多。

刚才心疼山悠被灌醉,所以才跟云大将军拼了一回,将他喝倒。

他知晓自己有些薄醉,但意识仍清明。

在士兵的带领下,他抱着山悠走去后方,进了一个崭新大帐篷。

环顾四周,所有物事都是崭新的,显然这是云大将军让人为他刻意安排的。

士兵指着隔壁解释:“殿下,悠公子的住处在右侧。”

明韫玉看了一下醉得不省人事的某悠,淡淡摇头。

“暂时留她在这边,等她清醒了再过去。”

士兵应是,连忙命人扛了几桶热水进来,又奉上一些崭新的棉被和加厚棉衣。

明韫玉想了一下,又道:“泡一壶清茶进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殿下,清茶在此。”

“嗯,都退下。”

“额……殿下沐浴不需要服侍吗?将军之前交代我们几个要好生侍候殿下。”

明韫玉摇头。

他以前习惯内侍和老嬷嬷侍候,后来到了普陀村,慢慢学会了自立,现在也已经习惯了。

让几个大老粗的士兵侍候自己,他更是不喜。

士兵们躬身退下了。

明韫玉倒了一杯清茶,自己喝了半杯,直觉精神好了一些。

他吹了吹,将塌上的山悠捞起来,低声轻唤:“阿悠,喝几口清茶,能解酒。”

山悠醉得一塌糊涂,压根听不到,呼呼大睡。

明韫玉哄道:“快喝几口,这样明天早上醒来才不会头痛。”

回应他的只有某人均匀的呼吸声。

他一时为难了,看着她樱红的薄唇,不知不觉回忆起那冰天冻地的两天——两人被困山崖上的山洞,柴火尽没,水也没了,她用口融雪融冰,一点点,嘴对嘴喂自己。

其实,他当时只是晕迷,并没完全失去意识。

她的紧张和担忧,她温暖的怀抱,还有她不时的喃喃和低唤,他都一清二楚。

“阿玉,水都没了。没食物,我们还能撑多三四天。可如果没水,那我们肯定撑不了两天。我去弄点雪,喂你吃。”

明韫玉看着她的粉嫩薄唇,不自觉吞了吞口水。

那两天,她都是那般喂自己喝水。

他清清楚楚记得,她的唇柔软馨香,温暖得让他心醉……

他的心,猛然怦怦然起来。

他再度咽了咽口水,徐徐往下,亲了亲她的唇。

却又不满足了,他辗转吻多两下,沉醉在她的馨香中,久久不舍分开。

山悠醉得沉,直觉呼吸被夺,胸口闷闷的,直觉有些难受,不自觉轻哼一下,避开他的唇。

明韫玉俊脸红了,眸光炙热而迷茫,将半杯茶水一口喝下,开始嘴对嘴喂她。

慢慢喂完,他又趁势吻住她……

直到他撑不住胸口澎湃的情愫,狼狈抽离,气息不稳喘着气。

他脸色潮红,眸光难掩羞涩。

也许,这就是书中所描绘的情动吧。

他对怀里人儿的情感,早在不知不觉中,超越了性别的顾虑。

在炼兽大陆,上至皇室,下至普通大户人家,宠爱男童小公子的情况都十分普遍。

第两千二百五十七章 衰帝(六十四)

阿悠对自己来讲,是生命中最大的惊喜吧。

是她,在他人生中最狼狈的时候救了自己。

是她,在他孤独无助,放弃希望的时候,鼓励自己,让自己勇敢面对人生,开启了新的篇章。

如果没有她,他也许早死在了纷乱的世道中。

如果没有她的鼓励,他也许走不到这里。

……

他轻轻微笑,将她抱得紧紧的。

起初,他并没发现自己对她有过多的情愫。

当她是自己的好兄弟,是自己最好的朋友,也是世上仅剩的唯一亲人。

可不知不觉中,他似乎喜欢跟她靠近,也喜欢她跟自己亲近,喜欢她的爽朗笑容,喜欢她的一切一切,甚至连她跟师父撒娇嘻哈闹,他也喜欢,甚至巴不得他就是师父。

一开始,他有些别扭,甚至是尴尬。

可他却又觉得一切那么自然而然,她搂着他的时候,抱着自己的时候,似乎也很自然而然。

想到这个,他慢慢淡定下来。

在洛城的时候,侍候照顾他的两个内臣,都养有俊俏的小倌。

那些小倌一天天涂脂抹粉,打扮得妖娆不已,甚至还跟女人一样喜欢争风吃醋。

因为身中血咒,父王和母后不敢随意往他的身边添人。

十三岁那年宫宴,父王暗示母后为他选容貌秀丽的女子相伴。

母后应下了,可宫宴后不久,燕军便汹涌南下,他哪里有心思看什么美人……

可万万没想到,让他情窦初开的人——竟会是一个俊朗的小哥!

在普陀村的时候,几乎天天都有人找上门来说亲,他每次都尴尬推辞掉。

那些媒婆很缠人,口才了得,将一个个村姑说成什么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的美人,可他一个都不想要,让那个他真正想要的人帮自己赶人。

他不知道阿悠是怎么想的,只能压住心口的躁动,天天苦练武功,偶尔跟老僧人念念经,平息心头的紊乱,安心练功。

他警告过自己,不能胡思乱想,也暗自猜想可能是两人朝夕相处,他把两人的“兄弟情”给混淆了,搞乱了。

阿悠是在乡野农村长大,对任何人都很热络,根本不同于那些魅人的妖媚小倌。

他自己都别扭不已,更何况是她。

内心深处,他害怕自己这样的不明情愫会吓到她,所以一直假装压抑着。

其实,如果没有在山洞的那两天,他也许会藏着这个秘密一辈子。

那短暂的两天里,她抱着自己,又无措又难过,说什么不能没有自己,还说她打算以后要跟自己在一起,让他别抛下她,千万别死掉……

当时,他内心激动不已,也狂喜不已。

醒来后,他平静好心情,不再压抑自己的心,开始正式面对彼此的这份情感。

幸好,阿悠她也是喜欢自己的。

起初他只打算拼命杀掉燕枭,为亲人们报仇。

可现在他的心态不一般了,他不仅要报仇,还要留着命,不让阿悠为他伤心,还要跟她相守一生。

不管未来如何,他都不想跟她分开,要跟她永远在一起。

第两千二百五十八章 衰帝(六十五)

山悠睡得沉,可被他抱得太紧,直觉胸口闷痛,伸手推了推他。

“压到我……小笼包了……”

接着,身子一歪,趴在他的大腿上,继续呼呼大睡。

明韫玉一愣,脱口问:“什么小笼包?哪里来的小笼包?”

山悠早又睡沉了。

明韫玉宠溺轻笑,轻抚她的背,柔声:“想念南方的美食了?明日我让人给你做几笼,让你吃个够。”

他将她抱好,帮她脱去鞋子,有些诧异她的脚比自己小许多,想着她的手也比自己小一号,他也没再多留意,扯过被子为她盖上。

想着她穿得有些多,睡着会不舒服,他又将被子扯开,解开她的腰带,为她脱去外面的大棉衣。

山悠迷迷糊糊,外头的寒意钻衣领,让她清醒了一些。

“干嘛……冷!”

语罢,她本能抱住了上身。

明韫玉连忙扯过被子,将她盖得密密实实。

床榻旁有火炉,帐篷四周都有其他帐篷挡风,所以夜里很暖和。

山悠很快又睡下了。

明韫玉见她没其他不舒服的情况,只是一味儿睡着,也就没再担心。

他匆匆洗了热水澡,换了衣裳后,便躺在外侧睡下。

军营里的被子都是单人被,可能怕他不满意,塌上一共放三床被子。

他怕她冷,给她多一张,随后自己盖一张,很快借着醉意睡沉了。

隔天早上,明韫玉仍很早醒来,外头簌簌下着雪,火炉的炭火少了,没之前那么暖和。

他本该一清早去练功,可闻着身旁人儿的清甜气息,看着她憨憨的睡容,他实在不想动弹。

罢了,今天就不练了。

太阳初升,外头响起了兵将们的操练声,粗壮的吆喝声,让山悠烦躁动了动。

明韫玉轻轻笑了,看着她露在外头的一抹洁白脖子,伸手要为她盖上——咦?!

他狐疑扬了扬眉头,眯眼盯着她的脖子看。

奇了怪了?!阿悠的喉结……怎么那么小?几乎看不到。

山悠直觉有冷风钻进来,本能将被子裹紧,包住自己。

明韫玉只好收回疑惑,缩了回手。

日上三竿,山悠才醒了过来。

韫玉已经穿戴整齐,在外头看书。

“醒了?外衣穿上,别着凉。碳炉上有热水,赶紧洗漱吧。”

山悠看着自己乱糟糟的内衣,眼睛怯怯一转。

“阿玉……昨晚是你帮我脱了外衣?”

韫玉在外侧答:“是,不过你醉得太沉,没帮你擦身子。”

山悠动作迅速穿衣,低低嘀咕:“他……应该没瞧见吧?”

自前几个月来了初潮,她的小笼包茁壮成长起来,现在已经有大包子的架势了。

因为是冬季,穿得衣服都很笨重,所以她根本没束胸。

明韫玉耳力过人,将书放下,走了进来。

“瞧见什么?你丢了东西吗?”

山悠脸红红,尴尬道:“没……”

看样子,这个傻愣子还没发现她的秘密。

以前她是平板小子,现在她都已经“长大”了,可他怎么还没发现?!

不得不说,他真的是傻得很!

不知为何,她内心似乎……有点儿失望。

第两千二百五十九章 衰帝(六十六)

洗漱后,两人坐一块用早餐。

士兵端了热乎乎的饭菜进来,还有几个卖相不怎么好的包子。

“殿下……军中实在找不到猪肉,只好用羊肉做馅儿。”

明韫玉淡淡点头,歉意看了看山悠。

“将就一下。等过一阵子,带你去南方吃。”

山悠愣愣的,问:“什么?肉包子吗?羊肉馅也挺好的啊!”

明韫玉解释:“你昨晚说什么压到小笼包,我便吩咐厨子给你做。”

啊?!

山悠俏脸红了,翻了翻白眼,暗自叹气。

这个家伙这么傻,她是不是得找机会透露一些信息给他呀?

眼下两人都十八岁了,相处五年,他竟都没发现一点儿端倪——气人啊!

她用力咬着羊肉小笼包,嗔怪瞪了瞪他。

明韫玉微笑,温声:“别瞪,我不跟你争,都给你吃。如果你喜欢,再吩咐厨子做多一些便是。”

山悠再度叹气,扶住额头。

不行,还是得找机会暗示一下他才行。

吃饱后,他跟云大将军巡看兵将,她则带着翱去找火焰果吃。

北方天气寒冷,火树偏少,找了许久也找不到树。

幸好她带了一些备用,拿了两颗出来,递给大家伙吃。

翱吃不怎么饱,心情很烦躁,咬着她的衣摆撒泼。

山悠哄了哄它,道:“等我找到火树,让你吃个饱。”

那天晚上,云大将军提醒她:“离此二十多里的西北方,有一个小小的山谷,因为地热的关系,终年绿树环绕,草木青翠。那边有不少火树,悠公子可去那边找一找。”

“山谷?!”山悠听到地热,忍不住问:“那边有温泉吧?”

云大将军点头,笑答:“非常多,随处可见。不过因为地势偏高,进出不方便,尤其是走不了马,所以这边的人极少过去。”

山悠想着温泉,眸光不自觉往明韫玉看去。

两人往帐篷走,一边聊着话。

山悠眼睛一转,转开话题:“天气冷,洗温泉再舒服不过。韫玉,我明天和翱过去找火焰果,你也一起吧!到时我们一块泡温泉。”

明韫玉摇头,解释:“云大将军说下属费心思得到一张燕国的布兵图,明天可能会送到,让我务必跟他一起研究研究。”

“那……算了!”山悠尴尬轻笑,道:“办正事要紧,泡温泉什么的,总会有机会的。”

不料,只要不努力争取,机会总是稍纵即逝。

接下来三天,明韫玉都忙着跟云大将军和一众将领商议,甚至熬夜到半夜三更也不得空。

后来刚刚有空,他便被火炉烫伤了,手背有伤口,无法下水。

山悠见此,只好把这个温泉计划搁置了。

“阿悠,明日我们回西南深山。”明韫玉道:“待几天,随后趁春暖南下。”

“明日……那么快啊?”她发现她还挺喜欢这边的。

“是。”明韫玉牵着她的手,道:“我们先回去收拾一下包袱吧。”

她顺势抠了抠他的手,低声:“阿玉,你有没有发现我的手比你的小?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他淡声:“自我们认识,一直都比我的小,不足为奇。”

山悠暗自翻白眼,无力叹气。

About admin

头像

Browse Archived Articles by admin

Related

Sorry. There are no related articles at this time.